排列五开奖软件 股票融资与债券融资 扑克牌麻将打法 云南11选五5前三走势图 9码平刷一天 2015看视频赚钱软件 北京赛车78码滚雪球 荣一娱乐官网 天天棋牌 找到赚钱的方法是什么意思 麻将百搭是什么意思 福彩双色球app下载 熟客麻将app下载 炸金花押注技巧和经验 安徽11选5现场走势图 拿别人的钱赚钱是什么意思 "; document.write(str); document.close(); }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典型判例:無證、醉酒駕駛交強險賠償責任典型判例六則
發布日期: 2016-11-1    作者: 甘國明整理     來源: 小甘讀判例

典型判例:無證、醉酒駕駛交強險賠償責任典型判例六則

甘國明整理 
轉自:小甘讀判例
 

閱讀說明:《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規定:交強險是由保險公司對被保險機動車發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受害人(不包括本車人員和被保險人)的人身傷亡、財產損失,在責任限額內予以賠償的強制性責任保險。同時規定駕駛人未取得駕駛資格、駕駛人醉酒、機動車被盜搶期間肇事、被保險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四種情形下,保險人應當對搶救費用等先行承擔墊付責任,并對其墊付的費用享有追償權。保險公司對因無證、醉酒駕駛造成受害人損失應否承擔責任,以及承擔責任的范圍,在司法實踐中存有爭議,本期選擇的案例刊登在《人民司法·案例》和《人民法院報》,集中整理后,希望對處理此類案件發揮參考作用。限于篇幅,在不影響判例主旨的情況下,對原判決進行了刪減,特此說明。具體的評析意見可按照索引查找參閱。

 

判例一

裁判要旨:

駕駛人未取得駕駛資格造成受害人的財產損失,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責任,對于受害人的人身損失,保險公司仍應承擔賠償責任。

 

當事人:

上訴人(原審被告):中國人壽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南陽市營銷服務部(以下簡稱人壽財險南陽營銷部)。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崔久改、李有文、李閃閃、李鑫、孫志全。

 

簡要事實:

2008年8月10日,付群駕駛轎車與李忠堂駕駛二輪摩托車相撞,造成李忠堂受傷經醫院搶救無效死亡、孫志全受傷及車輛受損的交通事故。經公安交通警察大隊認定:付群承擔事故的全部責任。李忠堂、孫志全不承擔責任。事故造成李忠堂死亡,李忠堂所有的摩托車經估價鑒定估損總值為1568元。孫志全受傷花費醫療費39060元。孫志全傷情經鑒定構成十級傷殘。轎車在人壽財險南陽營銷部投保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死亡傷殘賠償限額11萬元,醫療費用賠償限額1萬元,財產損失賠償限額2000元。

 

李忠堂的親屬崔久改等人及孫志全即向人壽財險南陽營銷部申請賠償。但人壽財險南陽營銷部卻認為:付群因未依法取得機動車駕駛證駕駛機動車,依據保險條款不承擔賠償責任。于是,崔久改、孫志全等將人壽財險南陽營銷部訴至法院,要求被告在交強險限額內承擔賠償責任。

 

裁判理由:

河南省鎮平縣人民法院一審認為:《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以下簡稱《交強險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有下外情形之一的,保險公司在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墊付搶救費用,并有權向致害人追償:(一)駕駛人未取得駕駛資格或者醉酒的……。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發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的財產損失,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轎車的所有人與駕駛人付群未依法取得機動車駕駛證駕駛機動車,發生事故后逃逸,付群承擔本次事故全部責任,李忠堂、孫志全不承擔責任。

 

《交強險條例》僅規定駕駛人未取得駕駛資格造成受害人的財產損失,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并沒有規定免除保險公司對人身傷亡賠償的義務,對于受害人的人身損失,保險公司仍應承擔賠償責任。故原告要求被告賠償財產損失的請求,不予支持。被告應賠償原告人身損失。被告人壽財險南陽營銷部應在交強險醫療費用賠償限額、死亡傷殘賠償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

 

原告崔久改、李有文、李鑫、李閃閃受到的損失總計114544.66元。原告孫志全的損失合計56085.2元。轎車在人壽財險南陽營銷部投保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按規定,傷殘賠償限額11萬元,醫療賠償限額1萬元,財產損失賠償限額2000元。該賠償限額是保險公司針對一次事故支付的最高限額而不論該次事故中傷亡的人數。因該次事故造成一人死亡,一人致殘,按照公平原則,保險公司應在賠償限額內對死亡、傷殘的人員平均賠償

 

雖交強險保險條款規定保險公司不承擔訴訟費用,但被告人壽財險南陽營銷部拒絕賠償引起訴訟,被告應負擔相應的訴訟費

 

該院判決人壽財險南陽營銷部賠償原告崔久改等人95999.44元,賠償原告孫志全24000.56元。案件受理費3850元,原告崔久改等人負擔400元,原告孫志全負擔950元,人壽財險南陽營銷部負擔2500元。

 

人壽財險南陽營銷部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河南省南陽市中級人民法院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索引:

案例全文及評析詳見盧國偉、屈云華:“保險公司對無證駕駛造成的人身損害不能免責”,載《人民司法﹒案例》2010年第4期。

 

 判例二

 

裁判要旨:

對《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二十二條的理解應當以交強險制度的設立目的為基礎,并結合條例中其他條款的規定進行處理。

 

當事人:

原告:李丹丹。

被告:吳志成。

被告:吳志金。

被告:大眾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寧波分公司。

 

簡要事實:

2007年9月28日,吳志成駕駛二輪摩托車與騎自行車的李丹丹相撞,致李丹丹倒地受傷、兩車損壞的交通事故,經交警部門認定,被告吳志成負本起事故的全部責任,原告不負責任。經鑒定,該事故致原告十級傷殘。被告吳志成所駕駛的摩托車所有權人為被告吳志金,同時被告吳志金對其摩托車與被告保險公司訂有機動車強制責任險。

 

原告要求被告吳志成、吳志金對各項損失承擔連帶賠償責任,被告保險公司在強制責任險限額內進行賠償。

 

裁判理由:

浙江省慈溪市人民法院認為:對于被告大眾保險公司所辯稱肇事人未取得駕駛資格,按交強險條款第九條保險公司可不承擔賠償責任,此辯稱不符合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和《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二十一條第一款和第二十二條的規定內容。被告答辯時所稱“交強險條款第九條”系錯誤表述,且按被告辯稱內容,此第九條應為<2006 > 1號保監會依據《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的內部規定,且此規定僅針對保險公司的“墊付與追償”所作,并非法律和行政規章賦予保險公司的免賠權利

 

而《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第二十二條的規定也是對肇事人未取得駕駛資格造成財產損失的情形下,保險公司才不承擔賠償責任,而對人身傷亡所致的損失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此規章未作規定,故本院不予采納被告大眾保險公司對原告不負賠償和墊付責任的辯稱。

 

法院判決:一、被告大眾保險股份有限公司寧波分公司賠償原告李丹丹醫療費霏用損失8000元、死亡傷殘費用損該失23150.24元,合計賠償原告人民幣31150.24元。二、被告吳志成賠償原告李丹丹醫療費、誤工費、護理費、車旅費、殘疾賠償金、鑒定費各項經濟損失合計人民幣42036.50元。三、被告吳志金就被告吳志成上述賠償義務承擔連帶清償責任。四、駁回原告其余訴訟請求。

宣判后,雙方當事人均未上訴一審判決已經發生法律效力。

 

 

索引:

案例全文及評析詳黃文瓊、陳曉峰:“無證駕駛情形下保險公司應承擔交強險賠償責任”,載《人民司法﹒案例》2008年第18期。

 

判例三

 

裁判要旨:

駕駛人未取得駕駛資格發生交通事故,對受害人的人身傷亡損失,保險公司應在死亡傷殘賠償限額內予以賠償。保險公司在交強險案件中承擔敗訴責任,則應承擔敗訴部分的訴訟費用。

 

當事人:

原告:胡殿香、朱春黃。

被告:永安財保公司。

 

簡要事實:

2006年11月12日,黃洪星無證駕駛二輪摩托車與騎自行車的黃炳權發生碰撞,致黃炳權死亡。交警部門作出交通事故認定:黃洪星負主要責任,黃炳權負次要責任。黃洪星為二輪摩托車向永安財保公司投保了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以下簡稱交強險),責任限額分別為死亡傷殘50000元、醫療費用8000元、財產損失2000元。胡殿香、朱春黃分別系黃炳權的妻子和兒子。

 

胡殿香、朱春黃訴至法院,要求:1.永安財保公司在死亡傷殘賠償限額內賠償50000元,醫療費用賠償限額內賠償1218.34元,合計51218.34元;2.黃洪星賠償喪葬費、交通費、死亡賠償金等損失的80%計80734.4元。

 

裁判理由:

江蘇省南通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本案爭議焦點為:一、駕駛人未取得駕駛資格造成交通事故,對受害人的人身傷亡損失,保險公司應否在死亡傷殘賠償限額內予以賠償?二、保險公司應否承擔交強險案件的訴訟費用?

 

一、駕駛人未取得駕駛資格造成交通事故,對受害人的人身傷亡損失,保險公司應在死亡傷殘賠償限額內予以賠償。1.交強險是指由保險公司對被保險機動車發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車人員、被保險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傷亡、財產損失,在責任限額內予以賠償的強制性責任保險。它是一國或地區基于公共政策的需要,為了維護社會大眾利益,以法律法規的形式強制推行的保險,其主要目的在于保障車禍受害人能夠獲得基本保障,具有社會公益屬性。交強險業務總體上以不盈利不虧損的原則審批保險費率,此區別于商業險。道交法第七十六條規定: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由保險公司在交強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條例》第二十一條第一款規定:被保險機動車發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車人員、被保險人以外的受害人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由保險公司依法在交強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該兩條款確立了保險公司對保險事故承擔無過失賠償責任的基本原則,即投保交強險的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致第三者人身傷亡及財產損失,由保險公司首先在責任限額內予以賠償,不論交通事故當事人各方是否有過錯以及過錯程度如何,此體現了交強險保障受害人及社會大眾利益的根本目的。

 

2.《條例》第二十二條并非保險公司對受害人人身傷亡賠償的保險責任免除條款。《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險公司在交強險責任限額范圍內墊付搶救費用,并有權向致害人追償:(一)駕駛人未取得駕駛資格或醉酒的;……有前款所列情形之一,發生道路交通事故的,造成受害人的財產損失,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該條款規定了保險公司對受害人財產損失予以免責,搶救費用保險公司先行墊付但可追償,但對受害人搶救費用以外的人身傷亡損失并未規定保險公司予以免責。《條例》第二十三條規定了交強險分項責任限額,即死亡傷殘、醫療費用以及財產損失賠償限額。《條例》第二十二條第一款對屬醫療費用的搶救費用規定保險公司在責任限額內墊付并可向致害人追償,但未對死亡傷殘賠償作出保險公司免責規定。無禁止則應適用道交法第七十六條以及《條例》第二十一條第一款,故駕駛人未取得駕駛資格造成交通事故,對受害人的人身傷亡損失,保險公司仍應在50000元死亡傷殘賠償限額內予以賠償。

 

3.駕駛人未取得駕駛資格造成交通事故,保險公司在死亡傷殘賠償限額內對受害人的人身傷亡損失予以賠償,此舉體現了交強險對受害人人身權益的保護功能。因無論機動車駕駛人是否具有駕駛資格,受害人對此均無責任,亦無法防范,只要這種事故對于受害人而言是偶然的、不可預料的,就應該視為保險事故。受害人因駕駛人一般過失行為尚且可以請求保險公司賠付,而駕駛人具有無證駕駛的嚴重過失行為,保險公司更應對受害人人身傷亡損失予以賠付,此符合交強險對社會公眾利益的保護原則及交強險的公益性質。

 

二、保險公司在交強險案件中承擔敗訴責任,則應承擔敗訴部分的訴訟費用。1.訴訟費用由敗訴方負擔是人民法院裁判案件時確定訴訟費用分擔的基本原則。最高人民法院《人民法院訴訟收費辦法》第十九條規定:案件受理費由敗訴的當事人負擔。雙方都有責任的由雙方負擔。共同訴訟當事人敗訴,由人民法院根據他們各自對訴訟標的的利害關系,決定各自應負擔的金額。自2007年4月1日起實施的國務院《訴訟費用交納辦法》,并未改變訴訟費用由敗訴方負擔的原則。《訴訟費用交納辦法》第二十九條規定:訴訟費用由敗訴方負擔,勝訴方自愿承擔的除外。部分勝訴、部分敗訴的,人民法院根據案件的具體情況決定當事人的訴訟費用數額。共同訴訟當事人敗訴的,人民法院根據其對訴訟標的的利害關系,決定當事人各自負擔的訴訟費用數額。故由敗訴方承擔訴訟費用是人民法院裁判案件時確定訴訟費用分擔的一項基本原則。如果保險公司在交強險案件中敗訴,卻不需承擔訴訟費用,顯然與該原則沖突。

 

2.保險公司不承擔敗訴費用不符合公平原則,亦不利于和諧社會的構建。如果保險公司在交強險案件中敗訴卻不承擔訴訟費用,因不存在訴訟成本及敗訴風險,則交通事故發生后,保險公司盡可怠于理賠,受害者只有訴至法院才能獲得賠償。此不僅造成受害人不能及時得到救助和賠償,往往還需支付代理費及相關訴訟費用等,有違交強險及時保障受害人獲得基本保障的目的,而且會造成交強險相關訴訟案件的急速上升,不利于通過多種渠道解決社會矛盾,從而影響到和諧社會的構建。本案中,永安財保公司承擔敗訴責任,則應承擔敗訴部分的訴訟費用。

 

 

索引:

案例全文及評析詳任智峰:“無證駕駛致人傷亡保險公司應依法賠償”,載《人民法院報》2007年6月18日第005版

 

判例四

 

裁判要旨:

駕駛人醉酒駕駛的情況下肇事,保險公司仍應當在賠償限額內承擔賠償責任。

 

當事人:

上訴人(一審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中國人民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沈陽市分公司遼沈營銷服務部(以下簡稱中財保險公司遼沈營銷部)。

被上訴人(一審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丁桂榮、丁利。

被上訴人(一審被告):王琳琳。

 

簡要事實:

2008年12月24日,王琳琳酒后駕駛小客車,將王淑琴撞傷,經醫院搶救無效于次日死亡,經交警部門認定,王琳琳負此事故的主要責任。王琳琳是其駕駛的小客車的車輛所有人,其于2008年4月30日向中財保險公司遼沈營銷部投保了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賠償限額為人民幣12萬元。保險合同約定:死亡傷殘賠償責任限額為人民幣11萬元,醫療費用賠償責任限額為人民幣1萬元。王琳琳的犯罪行為給丁桂榮、丁利造成了一定的經濟損失:二原告共花費醫療費用人民幣1364元,交通費用3700元。

 

裁判理由:

遼寧省沈陽市皇姑區人民法院一審認為,對于中財保險公司根據保險條款以及保險條例的相關規定所作的被告人醉酒不予賠償的辯解,因被告人王琳琳所駕駛的肇事車輛已在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中財保險公司投保了交強險,根據道路交通安全法和《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的相關規定,被告人醉酒不能免除交強險保險公司的理賠責任,法院對中財保險公司的關于被告人醉酒不予賠償的辯解不予支持。據此,一審判決:一、被告人王琳琳犯交通肇事罪,判處拘役6個月,緩刑6個月;二、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中財保險公司遼沈營銷部賠償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人丁桂榮、丁利醫療費、交通費、喪葬費、死亡賠償金共計人民幣78167元的90%計人民幣70350;三、駁回附帶民事訴訟原告丁桂榮、丁利及附帶民事訴訟被告中財保險公司的其他訴訟請求。

 

一審宣判后,中財保險公司遼沈營銷部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索引:

案例全文及評析詳孫曉芳、生瀟:“保險公司應對醉酒駕駛肇事承擔交強險賠償責任并享有追償權”,載《人民司法﹒案例》2010年第16期。

 

判例五

 

裁判要旨:

在駕駛人醉酒駕駛致人損害的情形下,保險公司仍應在交強險責任限額內直接向交通事故受害人承擔賠償責任。之后,保險公司可依據保險合同的約定向被保險人追償。

 

當事人:

原告:羅禮炳。

被告:宋學武、查建華。

被告:江蘇金陵交運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金陵交運公司)、江蘇金陵交運集團有限公司南京出租汽車分公司(以下簡稱金陵交運出租車分公司)。

被告:大眾保險股份有限公司江蘇分公司(以下簡稱大眾保險江蘇分公司)。

 

簡要事實:

2006年12月23日,被告宋學武醉酒且疲勞駕駛轎車,撞上羅禮炳、黃增琴,致兩人不同程度受傷。羅禮炳住院醫療后被鑒定構成十級傷殘,羅禮炳訴至一審法院,請求法院判令被告賠償醫療費等損失共計56800.53元。金陵交運出租車分公司系轎車的車主,宋學武與查建華合伙承包該車,在大眾保險江蘇分公司投保交強險。

 

裁判理由:

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二審爭議的焦點是:保險公司能否因駕駛人醉酒駕駛而免除向受害人承擔交強險賠償責任。一、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規定,機動車發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傷亡、財產損失的,由保險公司在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予以賠償。交通事故的損失是由非機動車駕駛人、行人故意造成的,機動車一方不承擔責任。《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以下簡稱《交強險條例》)第二十一條與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條規定的內容也是一致的。該規定適用的是無過錯責任歸責原則,即保險公司負有在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直接向交通事故受害人賠償人身傷亡及財產損失的法定義務,免除該義務的惟一事由是受害人的故意行為。機動車駕駛員醉酒駕駛并不屬于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交強險條例》所規定的保險公司對受害人直接賠償義務的免責事由。

 

二、機動車交通事故強制責任保險(以下簡稱交強險)是一種由國家以法律規定的形式強制推行、由公安機關交通管理部門監督執行、具有社會保障性質的強制性險種。《交強險條例》明確規定,條例制定的目的是“保障機動車道路交  通事故受害人依法得到賠償”。從該立法目的可以看出,根據《交強險條例》設置的交強險制度,是以保護交通事故受害人為基本原則,作為機動車交通事故賠償責任的、最直接補充,以保障交通事故受害一人的賠償利益能夠得到最大化的決實現。

 

而<交強險條款》系國務院授權保監會制定的部門規章,其第九條雖規定“駕駛人醉酒的,保險公司只在醫療費用賠償限額8000元范圍內承擔墊付責任,對其他損失和費用,不負責墊付和賠償”,且本案中,大眾保險江蘇分公司與投保人訂立的保險合同也將《交強險條款》作為了合同的一部分,但由于該合同系依據部門規章訂立,其內容擴大了道路交通安全法和《交強險條例》所規定的免責范圍,排除了受害人就醫療費用之外的其他損失請求保險公司直接賠償的法定權利,故該部分免責條款僅于保險公司和投保人之間具有約束力,不能以此對抗作為《交強險條例》保護對象的交通事故的受害人。上訴人大眾保險江蘇分公司據此要磚求免除其賠償義務的上訴理由不符合道路交通安全法的規定,亦與《交強險條例》的立法原則相悖,二審法院不予采納。

 

三、關于上訴人提出的一審判決將降低行為人的違法成本,不利于控制和預防酒后駕車的上訴理李由,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懲罰酒后駕車并不能以犧牲受害人利益為代價認定交強險合同中的免責條款不能對抗第三人,保險公司仍應在交強險責任限額內直接  向交通事故受害人承擔賠償責任的判決,并未否定交強險合同對合同雙方當事人的約束力。保險公司在依法法向受害人承擔責任后,可依據合同的約定向投保人追償。此種責任承擔方式一方面能確保交通事故受害人能夠得到及時有效的救濟,另一方面保險公司可以通過追償權的行使,使致害人仍應基于其醉酒駕駛的行為承擔相應的民事責任,兼顧了交強險保護受害第三人的設立宗旨和法律懲罰酒后駕車、正確引導社會公眾的目的,更有利于平衡社會整體利益,實現社會和諧。因此,對大眾保聲險江蘇分公司的此項上訴理由不予采納。 

 

 

索引:

案例全文及評析詳栗娟:“醉酒駕駛事故中保險公司應承擔交強險賠償責任”,載《人民司法﹒案例》2008年第18期。

 

判例六

 

裁判要旨:

在無證駕駛等四種情形下,保險公司根據交強險合同向交通事故的受害人賠付后,有權向負有過錯的被保險人行使追償權。保險公司的追償范圍應根據被保險人在交通事故中的過錯程度確定。

 

當事人:

原告: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

被告:上海朗聚物流有限公司

 

簡要事實:

2008年3月,上海朗聚物流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朗聚物流公司)就其所屬的一輛重型半掛牽引車和一輛半掛車與中國平安財產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以下簡稱平安保險公司)簽訂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合同,案外人仇某駕駛轎車行駛至揚漂高速公路時,與朗聚物流公司駕駛員曹某駕駛的被保險車輛發生碰撞,致仇某當場死亡,兩車不同程度損壞。經交警部門認定,曹某負事故的次要責任。仇某的母親及女兒要求朗聚物流公司和平安保險公司承擔交通事故人身損害賠償而向揚州市邢江區人民法院提起訴訟。2008年12月,揚州市邢江區人民法院判決因仇某在該起交通事故中死亡所產生的損失合計為503614元,平安保險公司在交通強制保險責任限額范圍內向仇某親屬賠償22萬元,不足部分,由朗聚物流公司按事故責任比例承擔30%,即85084.20元。該判決生效后,平安保險公司已支付賠償款。平安保險公司認為朗聚物流公司駕駛員未取得駕駛資格造成交通事故,其有權行使追償權。遂訴至法院,請求判令朗聚物流公司賠償交強險賠款22萬元。

 

裁判理由:

崇明縣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根據《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強制保險條例》(以下簡稱《交強險條例》)規定,被保險機動車發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損失的,除受害人故意造成之外,由保險公司依法在強制保險責任限額內對受害人予以賠償。《交強險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保險公司在機動車交通事故強制保險責任范圍內墊付搶救費用,并有權向致害人追償: (一)駕駛人未取得駕駛資格或者醉酒的;(二)被保險機動車被盜搶期間肇事的;(三)被保險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根據上述規定,保險公司對其墊付的搶救費用享有追償權,但對其已向受害人賠付的死亡賠償金是否也享有追償權,沒有明確規定。

 

本案中,平安保險公司經法院判決,已在交強險責任范圍內向受害人賠償。至于保險人與被保險人的責任劃分,應當根據《交強險條例》及保險合同條款確認。現朗聚物流公司涉案駕駛員駕駛與準駕車型不符的車輛,應認定為未取得駕駛資格,由此造成的交通事故后果應當由朗聚物流公司承擔。根據《交強險條例》及保險合同規定,未取得駕駛資格所造成的損失,保險公司只在責任限額內墊付搶救費用,并有權向致害人追償,其文意應當蘊含保險公司不承擔賠償責任之意,屬保險公司免責的理由。故平安保險公司有權就已支付的費用追償,但追償的范圍應在致害人的責任限額內。鑒于法院判決朗聚物流公司承擔事故責任比例為30%,則該公司在其責任限額內向平安保險公司承擔責任,即承擔金額為66000元。現平安保險公司要求全額追償有失公允,故對其訴請予以部分支持。遂判決:一、朗聚物流公司支付平安保險公司保險賠償金66000元;二、對平安保險公司的其余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原審判決后,平安保險公司提起上訴

 

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經審理認為:雖然《交強險條例》和保險條款均沒有直接規定保險公司在被保險人無證駕駛情形下對外支付死亡賠償金后有權向致害人追償,但是不論從整體上分析該條例和條款,還是從侵權損害賠償的歸責原則上考慮,致害人理應承擔終局性的賠償責任。

 

第一,《交強險條例》以保障機動車交通事故受害人依法獲得賠償為目的,涉案交通事故受害人在事故中當場死亡,搶救費用的支付已不存在,平安保險公司應當依法、依約向受害人家屬賠付死亡賠償金。根據《交強險條例》第二十二條和交強險保險條款第九條的規定,保險公司對墊付的搶救費用有權追償,而搶救費用亦屬于人身損害引起的損失,按照同種情形同樣對待的原理,死亡賠償金也可以追償。

 

第二,交強險保險條款第九條明確規定,在無證駕駛等四種情形下,保險公司不承擔除搶救費用之外的其他損失和費用的墊付、賠償之責。結合《交強險條例》第二十二條所列四種情形之一的被保險人故意制造交通事故的有關規定,顯然可以看出,《交強險條例》第二十二條是對交強險除外責任的規定,它與《交強險條例》第二十一條的一般規定一起,旨在充分保護受害人利益的同時,兼顧保險公司利益,以制約被保險人的違法行為。

 

第三,根據侵權法原理及有關規定,人身損害賠償以過錯為基本的歸責原則,造成死亡的,致害人依法應當承擔死亡賠償金。如果被保險人存在《交強險條例》第二十二條和交強險保險條款第9條所列的四種情形,保險公司有權向被保險人追償,以體現過錯方的終局性賠償責任。反之,保險公司無權追償。

 

本案中,經交警部門認定,朗聚物流公司出險機動車與其駕駛員準駕車型不符,對于事故的發生負有次要責任。鑒于有關法院判決朗聚物流公司承擔事故責任的比例為30%,原審判決平安保險公司按此比例享有死亡賠償金的追償權是公平合理的。上海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終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索引:

案例全文及評析詳見俞巍:“保險人有權向無證駕駛的被保險人追償交強險賠償款”,載《人民法院報》2010年、6月24日第006版。

】【打印】【關閉窗口
排列五开奖软件 股票融资与债券融资 扑克牌麻将打法 云南11选五5前三走势图 9码平刷一天 2015看视频赚钱软件 北京赛车78码滚雪球 荣一娱乐官网 天天棋牌 找到赚钱的方法是什么意思 麻将百搭是什么意思 福彩双色球app下载 熟客麻将app下载 炸金花押注技巧和经验 安徽11选5现场走势图 拿别人的钱赚钱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