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ocument.write(str); document.close(); }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判例辨析:行政處罰文書送達的有效性爭議問題
發布日期: 2016-12-26    作者: 王維順    來源: 無訟閱讀
 
判例辨析:行政處罰文書送達的有效性爭議問題
 
來源:無訟閱讀;作者:王維順
 
    文書送達是執法程序的重要環節。《行政處罰法》第三十一條規定,行政機關在做出行政處罰決定之前,應當告知當事人做出行政處罰決定的事實、理由及依據,并告知當事人依法享有的權利。近年來,因為處罰告知文書送達的有效性爭議問題,引起的訴訟案件層出不窮。筆者結合幾個經典案例對其做一剖析,希望能給諸位法律工作者帶來一些啟示。
 
    一、公告送達的前提
 
    爭議焦點:相對于直接送達、郵寄送達,公告送達是受送達人能夠知曉告知事項可能性最小的一種送達方式,因此,其使用條件比較苛刻。本案中,原、被告雙方圍繞稅務機關采取公告送達處罰文書前是否窮盡其他送達方式而產生爭議,最終一審、終審法院均判定稅務機關敗訴,理由是:“文書送達方式違反了法定程序”。
 
    潢川縣地方稅務局稽查局認定馬某某取得房租收入120萬元未申報納稅,2013年8月2日做出稅務處理決定責令馬某某限期補繳稅費合計36.91萬元。2015年5月25日稽查局做出處罰決定,對馬某某處不繳或少繳稅款2.1倍的罰款,計76.96萬元。稽查局分別于2015年3月7日、5月29日在《信陽日報》上刊登稅務行政處罰事項告知書、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
 
    馬某某對該處罰決定不服,上訴至法院。法院認為,稽查局“沒有提供證據證明其采取了直接送達、郵寄送達、委托送達等法律規定的送達方式無法送達的證據,直接采取公告方式向原告送達稅務處罰事項告知書、處罰決定書,違反了法定程序”,從而判決“撤銷稽查局做出的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稽查局不服該判決,以馬某某“長期不在戶籍所在地、工作單位注冊地,且拒不接聽電話,導致其做出的稅務行政處罰事項告知書、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無法通過直接、留置、郵寄方式送達,其公告送達方式合法”為由,向信陽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信陽中院二審認定稽查局的“文書送達方式違反了法定程序”,于2016年9月做出判決:撤銷稽查局做出的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
 
    分析:根據《稅務征收管理法實施細則》第一百零一條至一百零六條規定,稅務文書應采取直接送達、委托送達、郵寄送達的方式,在同一送達事項的受送達人眾多或前款送達方式無法送達的情況下,可采用公告方式進行送達。因此,采取公告送達,是有其嚴格規定的,應以其他送達方式無法送達為前提。如果行政機關沒有足夠證據證明已經采取了其他送達方式但仍然無法送達,貿然采取公告送達是要面臨訴訟失敗風險的。
 
    二、送達文書能否補簽
 
    爭議焦點:單位財務負責人以領導未授權簽字為由,拒絕在處罰告知書送達回證上簽字。日后稅務機關當場直接送達時,能否以拒絕簽領文書日期為送達日期?送達文書能否補簽?法院如何認定文書送達日期?
 
    2015年12月30日,哈爾濱市香坊區地方稅務局(以下簡稱香坊地稅局)做出稅務行政處罰事項告知書(哈香坊地稅稅罰告[2015]6號),擬對中城建第五工程局集團有限公司第一分公司(簡稱中城建公司)罰款14.52萬元。2016年1月4日,香坊地稅局在該局信訪辦公室向中城建公司送達了該處罰事項告知書,但中城建公司副總經理孟立紅以領導未授權簽字為由,拒絕簽收。于是,2016年1月8日,香坊地稅局到中城建公司送達了該稅務行政處罰事項告知書(哈香坊地稅稅罰告[2015]6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哈香坊地稅稅罰[2015]5號),并于當日對中城建公司制作了陳述、申辯筆錄。在確定行政處罰事項告知書送達日期時,香坊地稅局稱2016年1月8日到中城建公司送達處罰決定書時,中城建公司對行政處罰事項告知書的簽字是對其在2016年1月4日送達程序的補簽,因此,文書送達日期為2016年1月4日,符合處罰3日前告知的規定,沒有剝奪被處罰人陳述、申辯的權利。
 
    法院認為,香坊地稅局未提交證明2016年1月4日為中城建公司送達告知書的程序合法的證據,即有見證人簽名并記載受送達人拒收事由及日期的送達回證以及拍照、錄像等證據。我國關于文書送達程序中并無補簽程序的相關規定,因此,香坊地稅局的文書送達程序不符合《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八十六條規定,該告知書在2016年1月4日送達程序不成立,認定稅務行政處罰事項告知書、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兩份文書的送達日期均為2016年1月8日。
 
    分析:處罰文書送達時,如果被處罰人拒絕簽字接收,行政機關應取得證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處罰法》第四十條規定“行政處罰決定書應當在宣告后當場交付當事人;當事人不在場的,行政機關應當在七日內依照民事訴訟法的有關規定,將行政處罰決定書送達當事人。”《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八十六條規定“受送達人或者他的同住成年家屬拒絕接收訴訟文書的,送達人可以邀請有關基層組織或者所在單位的代表到場,說明情況,在送達回證上記明拒收事由和日期,由送達人、見證人簽名或者蓋章,把訴訟文書留在受送達人的住所;也可以把訴訟文書留在受送達人的住所,并采用拍照、錄像等方式記錄送達過程,即視為送達。”
 
    三、公告送達未期滿能否送達?
 
    爭議焦點:行政處罰告知書在公告送達方式下,若在公示期內有證據證明被送達人已知曉告知事項,能否視為送達?
 
    2014年2月14日,河北省保定市國家稅務局(簡稱保定國稅)做出稅務行政處罰事項告知書(保國稅罰告(2014)2號),告知雄縣亞軍塑膠制品有限公司(簡稱亞軍公司)擬做出行政處罰的種類、事實、理由和依據以及當事人的權利。2014年3月12日,公告送達該事項告知書,公告期30日。2014年4月2日,保定國稅做出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保國稅罰(2014)2號),處所偷增值稅款390.79萬元0.5倍罰款,合計195.39萬元。亞軍公司對此處罰決定不服,于2014年7月8日向河北省國家稅務局申請行政復議,2014年9月29日,河北省國家稅務局做出復議決定,決定維持。亞軍公司不服,向河北省高碑店市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
 
    高碑店市人民法院認為,保定國稅于2014年3月12日公告送達罰事項告知書,于2014年4月2日做出行政處罰決定書,在公告期內即做出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屬程序違法。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第五十四條第二項第3目之規定,判決撤銷保定國稅2014年4月2日做出的保國稅罰(2014)2號稅務行政處罰決定書。
 
    保定國稅不服一審判決,向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上訴。訴稱,2014年3月17日,亞軍公司的原法定代表人、股東王亞軍電話提出聽證申請。2014年3月24日,王亞軍遞交了無加蓋企業印章的聽證申請,稱公章已經丟失。稽查案卷中有2014年3月17日、3月24日CTAIS系統(該系統是國家稅務總局在全國稅務系統推行應用的“中國稅收征收管理系統”),記錄的兩份陳述申辯筆錄,能夠充分證明其真實性。稅務行政處罰事項告知書送達回證上注明了“3月21日,王亞軍電話聯系看到公告并要求聽證”。記錄人和經辦人申曉曄、屈濤在一審開庭時作為證人出庭作證。
 
    保定市中級人民法院認為,公告期間被亞軍公司要求聽證,證明其已經知悉處罰告知事項,應當視為稅務行政處罰事項告知書已經送達。保定國稅做出處罰決定的程序合法,并未剝奪被亞軍公司的申請聽證權利。認定“一審判決以違反法定程序為由撤銷該處罰決定,認定事實不清,適用法律錯誤。”判決撤銷河北省高碑店市人民法院(2014)高行初字第113號行政判決。
 
    分析:二審法院保定中院認為行政處罰告知書在公告送達方式下,若在公示期內有證據證明被送達人已知曉告知事項,應視為送達,不必等到公示期滿方可做出行政處罰決定。
】【打印】【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