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document.write(str); document.close(); }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試管嬰兒下的家庭財產分割
發布日期: 2018-4-13    作者:     來源: 陜西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試管嬰兒下的家庭財產分割
 
  一、案情簡介
 
  2003年5月3日,張娜(化名)與王剛(化名)登記結婚。2005年,王剛以15萬元全款購90平米房屋一套,登記在自己名下,并辦理了房屋產權登記。2008年2月10日,張娜和王剛共同與某醫院生殖遺傳中心簽訂了人工授精協議書,對張娜實施了人工授精,后張娜懷孕,并于當年11月26日產下一子,取名王小剛。王剛為客車司機,曾于2009年4月立下自書遺囑,遺囑中將房屋及存款10萬元贈與其父親王大剛(化名)及母親李安華(化名)。2010年7月10日王剛因交通事故死亡,獲賠40余萬元。張娜無固定收入,王大剛、李安華均有退休工資。2004年,王剛曾向李安華借款1萬元未還,2005年3月王剛交付購房款時,其中2萬元系向其父母所借,已于2007年1月歸還;其中2萬元系向張娜父母所借,一直未還。王剛死亡后,張娜多次與其父母協商分割遺產及賠償款,但未達成一致,后將王大剛及李安華訴至法院,請求法院做出判決,并考慮自己無固定收入,王小剛年幼,在分割遺產時予以照顧。二被告辯稱王剛留有遺囑,應當按照遺囑繼承,不應按照法定繼承分割遺產,王小剛并非王剛的婚生子女,無繼承權......
 
  某房地產估價師事務所受法院委托,于2011年2月對涉案室房屋進行了評估,經評估房產價值為48萬元。
 
  二、法院裁判
 
  一審法院判決:涉案房屋歸原告張娜所有;張娜給付原告王小剛91666.7元,該款由王小剛的法定代理人張娜保管;給付被告王大剛91666.7元、給付被告李安華101666.7元。交通事故賠償款,王小剛分得扶養費96354元,其余部分張娜、王小剛及二被告平均參與分配,各分75911.5元,王小剛的96354元及75911.5元由張娜保管。一審宣判后,雙方當事人均未提出上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三、律師簡析
 
  本案爭議焦點主要有四方面:一是王小剛是否為王剛和張娜的婚生子女?二是王剛的遺囑效力如何?三是在王剛留有遺囑的情況下,對房屋及存款應如何析產繼承?四是因交通事故的賠償款應如何分配?
 
  爭議焦點一。《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夫妻離婚后人工授精所生子女的法律地位如何確定的復函》中指出:“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雙方一致同意進行人工授精,所生子女應視為夫妻雙方的婚生子女,父母子女之間權利義務關系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婚姻法》的有關規定。”王剛簽字同意醫院為其妻子即原告張娜施行人工授精手術,該行為表明王剛具有通過人工授精方法獲得其與張娜共同子女的意思表示。只要在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夫妻雙方同意通過人工授精生育子女,所生子女均應視為夫妻雙方的婚生子女。
 
  爭議焦點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若干問題的意見》第38條規定:“遺囑人以遺囑處分了屬于國家、集體或他人所有的財產,遺囑的這部分,應認定無效。”登記在被繼承人王剛名下的涉案房屋,已查明是王剛與原告張娜夫妻關系存續期間取得的夫妻共同財產。王剛死亡后,該房屋的一半應歸張娜所有,另一半才能作為王剛的遺產。王剛在遺囑中,將全部房產及存款處分歸其父母,侵害了張娜的合法權益,遺囑的這部分應屬無效。此外,《繼承法》第十九條規定:“遺囑應當對缺乏勞動能力又沒有生活來源的繼承人保留必要的遺產份額。”王剛在立遺囑時,明知其子為未成年人,未為其保留必要的份額,該部分遺囑內容無效。故在扣除應當歸張娜所有的財產和應當為其子保留的繼承份額之后,王剛遺產的剩余部分才可以按遺囑確定的分配原則處理。
 
  爭議焦點三。《中華人民共和國繼承法》(以下簡稱《繼承法》)第五條規定:“繼承開始后,按照法定繼承辦理;有遺囑的,按照遺囑繼承或者遺贈辦理;有遺贈扶養協議的,按照協議辦理。”被繼承人王剛死亡后,繼承開始。鑒于王剛留有遺囑,本案應當按照遺囑繼承辦理。《繼承法》第二十六條規定:“夫妻婚姻關系存續期間所得的共同所有的財產,除有約定的以外,如果分割遺產,應當先將共同所有的財產的一半分出為配偶所有,其余的為被繼承人的遺產。”王剛與張娜對于財產并無約定,故房產及存款在扣除應當歸張娜所有的一半后,其余部分按照遺囑繼承辦理。
 
  爭議焦點四。交通事故賠償款的權利主體應為第一順位法定繼承人,即配偶、父母、子女。在分割時應優先照顧未成年被扶養人及其他被扶養人的利益,在留足各扶養人扶養費后的賠償款方能在各權利人之間進行合理分割,本案王剛父母有退休工資,不屬于被扶養人,故只需留足其子的被扶養人生活費。
 
  (作者:海普睿誠律師事務所 成花麗 鄭芬珍)
】【打印】【關閉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