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赛车 娃哈哈股票登记 澳客竞彩比分直播 qq网球比分直播 新手如何理财让钱生钱 期货配资交易 上海普陀股票配资公司 广西快乐十分 炒股软件有哪些 广东十一选五 江苏十一选五 000024股票行情 30选5 PP基金投资理财平台 上海普陀股票配资公司 北京快3 "; document.write(str); document.close(); }
  您所在的位置首頁 > 正文
“兩高”聯合發布考試作弊刑事案件司法解釋
發布日期: 2019-9-4    作者:     來源: 法制網
  “兩高”聯合發布考試作弊刑事案件司法解釋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3日聯合發布關于辦理組織考試作弊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對考試作弊犯罪的定罪量刑標準和有關法律適用問題作出全面系統的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關于辦理組織考試作弊等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明確,在普通高等學校招生考試、研究生招生考試、公務員錄用考試中組織考試作弊的,應當被認定為“情節嚴重”,根據刑法規定,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4類考試被納入“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
 
  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姜啟波表示,近年來,考試作弊高發多發,特別是利用信息技術手段實施的有組織的考試作弊活動持續蔓延,危害日益嚴重。統計數據顯示,截至2019年7月,全國法院審理考試作弊刑事案件1734件,判決3724人。其中,組織考試作弊刑事案件951件、2251人,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刑事案件117件、205人,代替考試刑事案件666件、1268人。
 
  《法制日報》記者注意到,為嚴厲懲治考試作弊犯罪,2015年11月1日起施行的刑法修正案(九)規定了組織考試作弊罪,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罪和代替考試罪,適用范圍是“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此次兩高發布的《解釋》對“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的范圍作出了進一步明確,以下4類考試被納入“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普通高等學校招生考試、研究生招生考試、高等教育自學考試、成人高等學校招生考試等國家教育考試;中央和地方公務員錄用考試;國家統一法律職業資格考試、國家教師資格考試、注冊會計師全國統一考試、會計專業技術資格考試、資產評估師資格考試、醫師資格考試、執業藥師職業資格考試、注冊建筑師考試、建造師執業資格考試等專業技術資格考試;其他依照法律由中央或者地方主管部門以及行業組織的國家考試。
 
  “這并非意味著對在其他考試中作弊的行為一律不予刑事追究。”姜啟波說,司法解釋同時規定,在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以外的其他考試中,組織作弊,為他人組織作弊提供作弊器材或者其他幫助,或者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符合非法獲取國家秘密罪,非法生產、銷售專用間諜器材、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罪,非法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罪,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擾亂無線電通訊管理秩序罪等犯罪構成要件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明確組織作弊“情節嚴重”的認定標準
 
  今天對外發布的六個典型案例中,其中三起是組織考試作弊案,被告人分別在研究生招生考試、公務員錄用考試、執業藥師職業資格考試中組織作弊。
 
  刑法規定,在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中,組織作弊或者為他人實施組織作弊犯罪提供作弊器材或其他幫助的,即構成組織考試作弊罪,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處或者單處罰金;情節嚴重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處罰金。
 
  那么,怎樣的情節將被視為“情節嚴重”?此次兩高發布的《解釋》也對組織考試作弊罪“情節嚴重”的認定標準作出規定。其中,普通高等學校招生考試、研究生招生考試、公務員錄用考試社會關注度高、影響大、涉及面廣。故《解釋》將在這三類考試中組織作弊的直接規定為“情節嚴重”。同時,《解釋》還將導致考試推遲、取消或者啟用備用試題的明確規定為“情節嚴重”。
 
  此外,考試工作人員違背所承擔的職責組織考試作弊的;組織考生跨省、自治區、直轄市作弊的;多次組織考試作弊,組織三十人次以上作弊,以及提供作弊器材五十件以上的;違法所得三十萬元以上的,也都被《解釋》規定為“情節嚴重”。
 
  “嚴懲考試作弊犯罪,特別要打擊考試作弊利益鏈條。”最高人民檢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副主任缐杰說,針對現實當中大量利用電子信息技術手段實施考試作弊的情況,司法解釋也作出了規定。要依照刑法相關的規定,以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值得注意的是,根據司法解釋第十二條的規定,對于實施組織考試作弊等罪被判處刑罰的,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和預防再犯罪的需要,依法宣告職業禁止。司法解釋還規定,組織考試作弊,在考試開始之前被查獲,但已經非法獲取考試試題、答案或者具有其他嚴重擾亂考試秩序情形的,應當認定為組織考試作弊罪既遂。(來源:法制網)
 
 
 
  法釋〔2019〕13號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
 
  關于辦理組織考試作弊等刑事案件
 
  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2019年4月8日最高人民法院審判委員會第1765次會議、
 
  2019年6月28日最高人民檢察院第十三屆檢察委員會
 
  第二十次會議通過,自2019年9月4日起施行)
 
  為依法懲治組織考試作弊、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代替考試等犯罪,維護考試公平與秩序,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的規定,現就辦理此類刑事案件適用法律的若干問題解釋如下:
 
  第一條  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之一規定的“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僅限于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及其常務委員會制定的法律所規定的考試。
 
  根據有關法律規定,下列考試屬于“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
 
  (一)普通高等學校招生考試、研究生招生考試、高等教育自學考試、成人高等學校招生考試等國家教育考試;
 
  (二)中央和地方公務員錄用考試;
 
  (三)國家統一法律職業資格考試、國家教師資格考試、注冊會計師全國統一考試、會計專業技術資格考試、資產評估師資格考試、醫師資格考試、執業藥師職業資格考試、注冊建筑師考試、建造師執業資格考試等專業技術資格考試;
 
  (四)其他依照法律由中央或者地方主管部門以及行業組織的國家考試。
 
  前款規定的考試涉及的特殊類型招生、特殊技能測試、面試等考試,屬于“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
 
  第二條  在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中,組織作弊,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之一第一款規定的“情節嚴重”:
 
  (一)在普通高等學校招生考試、研究生招生考試、公務員錄用考試中組織考試作弊的;
 
  (二)導致考試推遲、取消或者啟用備用試題的;
 
  (三)考試工作人員組織考試作弊的;
 
  (四)組織考生跨省、自治區、直轄市作弊的;
 
  (五)多次組織考試作弊的;
 
  (六)組織三十人次以上作弊的;
 
  (七)提供作弊器材五十件以上的;
 
  (八)違法所得三十萬元以上的;
 
  (九)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第三條  具有避開或者突破考場防范作弊的安全管理措施,獲取、記錄、傳遞、接收、存儲考試試題、答案等功能的程序、工具,以及專門設計用于作弊的程序、工具,應當認定為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之一第二款規定的“作弊器材”。
 
  對于是否屬于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之一第二款規定的“作弊器材”難以確定的,依據省級以上公安機關或者考試主管部門出具的報告,結合其他證據作出認定;涉及專用間諜器材、竊聽、竊照專用器材、“偽基站”等器材的,依照相關規定作出認定。
 
  第四條  組織考試作弊,在考試開始之前被查獲,但已經非法獲取考試試題、答案或者具有其他嚴重擾亂考試秩序情形的,應當認定為組織考試作弊罪既遂。
 
  第五條  為實施考試作弊行為,非法出售或者提供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的試題、答案,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應當認定為刑法         第二百八十四條之一第三款規定的“情節嚴重”:
 
  (一)非法出售或者提供普通高等學校招生考試、研究生招生考試、公務員錄用考試的試題、答案的;
 
  (二)導致考試推遲、取消或者啟用備用試題的;
 
  (三)考試工作人員非法出售或者提供試題、答案的;
 
  (四)多次非法出售或者提供試題、答案的;
 
  (五)向三十人次以上非法出售或者提供試題、答案的;
 
  (六)違法所得三十萬元以上的;
 
  (七)其他情節嚴重的情形。
 
  第六條  為實施考試作弊行為,向他人非法出售或者提供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的試題、答案,試題不完整或者答案與標準答案不完全一致的,不影響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罪的認定。
 
  第七條  代替他人或者讓他人代替自己參加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之一第四款的規定,以代替考試罪定罪處罰。
 
  對于行為人犯罪情節較輕,確有悔罪表現,綜合考慮行為人替考情況以及考試類型等因素,認為符合緩刑適用條件的,可以宣告緩刑;犯罪情節輕微的,可以不起訴或者免予刑事處罰;情節顯著輕微危害不大的,不以犯罪論處。
 
  第八條  單位實施組織考試作弊、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等行為的,依照本解釋規定的相應定罪量刑標準,追究組織者、策劃者、實施者的刑事責任。
 
  第九條  以竊取、刺探、收買方法非法獲取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的試題、答案,又組織考試作弊或者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分別符合刑法第二百八十二條和刑法第二百八十四條之一規定的,以非法獲取國家秘密罪和組織考試作弊罪或者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罪數罪并罰。
 
  第十條  在法律規定的國家考試以外的其他考試中,組織作弊,為他人組織作弊提供作弊器材或者其他幫助,或者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符合非法獲取國家秘密罪、非法生產、銷售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罪、非法使用竊聽、竊照專用器材罪、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擾亂無線電通訊管理秩序罪等犯罪構成要件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第十一條  設立用于實施考試作弊的網站、通訊群組或者發布有關考試作弊的信息,情節嚴重的,應當依照刑法第二百八十七條之一的規定,以非法利用信息網絡罪定罪處罰;同時構成組織考試作弊罪、非法出售、提供試題、答案罪、非法獲取國家秘密罪等其他犯罪的,依照處罰較重的規定定罪處罰。
 
  第十二條  對于實施本解釋規定的犯罪被判處刑罰的,可以根據犯罪情況和預防再犯罪的需要,依法宣告職業禁止;被判處管制、宣告緩刑的,可以根據犯罪情況,依法宣告禁止令。
 
  第十三條  對于實施本解釋規定的行為構成犯罪的,應當綜合考慮犯罪的危害程度、違法所得數額以及被告人的前科情況、認罪悔罪態度等,依法判處罰金。
 
  第十四條  本解釋自2019年9月4日起施行。
】【打印】【關閉窗口
快速赛车 娃哈哈股票登记 澳客竞彩比分直播 qq网球比分直播 新手如何理财让钱生钱 期货配资交易 上海普陀股票配资公司 广西快乐十分 炒股软件有哪些 广东十一选五 江苏十一选五 000024股票行情 30选5 PP基金投资理财平台 上海普陀股票配资公司 北京快3